Last updated: 25 May, 2022

奥罗宾多和母亲谈流感与流行病 Sri Aurobindo and The Mother on Influenza & Epidemics

室利·阿罗频多修道院 (Sri Aurobindo Ashram)

倪慧翻译,清宁校对

奥罗宾多谈流感

        疾病的精微力量通过杆菌和病菌攻击身体来达到其目的,理解这一点有什么困难?你和那些科学家们很像,他们宣称或者曾经说过,根本没有独立于物质大脑而存在的心智或念头。心智和念头只是用来描述大脑皮层颤抖的名称而已。或者他们宣称根本没有精力体的存在,因为生命的一切运作都取决于化学物质、腺体及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和细菌只是微小的、超越物质事物的物质载体而已。

        它们(疾病的影响)首先将让身体周围的神经保护层(即光晕、气场、能量场)变得虚弱或将其穿越。如果它强大且完整,即便是数十亿个病菌也对你无可奈何。若神经保护层被刺破,它们就会攻击身体的潜意识,有时还会攻击精力体心智或者心智本身——恐惧或患病的想法为疾病来袭做好准备。医生自己也说,发生在远东地区的流感或霍乱,90%感染的人是因为恐惧。没有什么比恐惧更能夺走人的抵抗力了。尽管如此,潜意识受影响仍然是主要因素。

        如果身体内与之相反的力量非常强大,一个人则可以在瘟疫或霍乱之地随意走动,绝对不会被感染。瘟疫也是如此,老鼠尸体随处可见,受感染的人因此丧命。我在巴罗达亲眼看到这一幕。

《室利·阿罗频多作品全集》第31卷《瑜伽书札集》(四)第568-569


*


        空气里通常都充斥着要感染登革热或流感的集体暗示。正是这样的暗示使得有害力量带来这种(疾病的)症状,并且得以散播。如果一个人拒绝这些暗示和症状,那么这些问题将无法在身体里显化。

《室利·阿罗频多作品全集》第31卷《瑜伽书札集》(四)第557


*


母亲谈流感与流行病

        亲爱的母亲,看到疫病袭来,我们要如何阻止它?

        哈!首先,你必须不想得病,身体的每个细胞都不想得病。不想生病的意愿必须非常强烈。这是首要的条件。

        第二个条件是呼唤光明的降临,平等、平和、静定和平衡之光,将这些能量带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要求它们不要恐惧。这是另一个条件。

        首先不想得病,其次不恐惧疾病。你必须做到既不吸引疾病,也不因其而颤抖。你必须做到完全不想得病。但是,你不是因为恐惧而不想得病。你必須内在镇定、确信无疑,完全相信神圣的恩典可以庇佑你免于一切伤害。接下来可以想想别的,不再担心此事。当你做到这两点,全身心拒绝疾病,为细胞注入信心、彻底清除恐惧,让自己做点别的事儿,不再去想疾病,甚至忘记疾病的存在。就这样,如果你知道怎么做到这些,即便和有传染病的人接触,你都不会得病。但是,你必须清楚如何做到这一点。

        很多人说,“哦,是的,我不害怕”。他们的头脑中的确没有恐惧,心智并不害怕。心智强大,无所恐惧。但是身体却在颤抖,自己还不知道,因为是身体的细胞在颤抖。身体因极度焦虑而颤抖,这是吸引疾病的原因所在。你要将完全平和的静定力量注入身体细胞之中,对恩典充满全然的信任。

        有的时候,你必须以类似的力度驱散头脑中的所有暗示——毕竟,这个物质世界到处都有疾病,这些疾病有传染性;如果一个人与病人接触,他肯定也会得病。并且,内在的力量是不足以影响物质世界和空气中充斥的各种愚蠢的事物的。

        这些想法都是集体潜意识的声音,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人人参与其中。如果碰巧有两三个医生,那就惨咯!(笑声)


        奥罗宾多说疾病来自外界,来自外界的究竟是什么?

        是一种心理暗示产生的振动,一种失序的精力体能量,以及一些将心理暗示、精力体振动显化的物质元素。这些物质元素我们惯常称之为细菌、微生物或其他很多名称。

        如果一个人的精微感知能力发展得很好,伴随而来的可能还有某种感官觉受,一种味觉或嗅觉。疾病的形成给空气带来一种特殊的味道、特别的气味或者一种精微的特别的感觉。

        人的很多感知能力都在沉睡中,极其浊重。如果一个人拥有的感知力都被唤醒,人是可以觉知到很多事物的。但这些事物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人提出任何怀疑。

        比如说,现在很多人都得了某种流感。它传播得很广。当它来临的时候,会带有某种特殊的味道,特别的气味,给人某种触觉(当然不是像受击打的觉受)。这是一种更细微的触觉,就像你的手逆向拂过某种材质的东西……你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吗?你是知道的,物品有某种材质;当你的手顺向或像这样逆向拂过一件物品时(手势),它会让你……你的手像这样逆向拂过它的时候会有一种触觉通过你的皮肤传递给你。不过,我告诉你,这种触觉当然不是像遭受重击的觉受。它非常细微,却非常清晰。因此,如果你觉知到这些,你就很容易(得知流感在靠近你)。

        此外,如果一个人知道如何将振频调整至极为安静的频率,就像在你周围建造了一面墙,总是可以通过这种保护的能量场把自己隔离开来。然而,一直以来,人总是对外来的振动做出反应。如果你对此有觉知,(你会发现)你内在的某些东西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手势),像这样,像这样,像这样(手势),这些都是对外界振频做出的反应。你的身上从未散发出绝对宁静的能量。也就是说,这种能量是由内而外,而非由外而内,它就像毯子一样将你裹住,静静地,就像这样。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外在的那些振动都无法在你的能量场周围开始这样做(手势)。

        如果你能够看见始终围绕在你周围的振频的舞动,你就能看见并理解我在说什么了。

        比如说,玩游戏的时候,某个点的振动一直在积聚、增强,然后突然爆掉。这是一种集体的能量场。你正在打篮球或踢足球或者从事其他活动,它在你的周围释放出某种烟雾(这种热能时常散发蒸汽,或类似的物质)。你可以看见它,感知到它。振频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然后突然之间,这个平衡被打破了。有人断了腿,有人摔倒在地,或者被球砸中了嘴巴等等。人们能够预知这一切的发生,但是没有人对此保持觉知。

        然而,即便是情形没有那么糟糕,你们每个人周围都有某些东西——不是这种非常个体化、非常镇定的能量场,保护你免受一切你不想接收的事物侵袭……我的意思是,你特意地、有意识地增强你的容受力,否则你接收不到。只有当你形成了这种有意识的、极其镇定的能量场——我说过了,它是由内而外,而非由外而内的——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带着这种保护层进入生活,与人相处,随时置身于各种情境之中。

        否则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传播,比如愤怒、恐惧、疾病或某种不安,你是肯定会中招的。它一旦开始这样做(手势),就好像你在召唤类似振频前来控制你。

        值得惊叹的是人们的生活如此地无意识!人们不知道如何生活,一百万人中难得有一个人知道如何生活。他们以某种方式过活,蹒跚而行,时顺时逆,如此而已,唉!这算是什么生活?得过且过。

        人们不知道如何生活。不管怎样,人应该学习如何生活。这是我们应该教给孩子的第一件事:学习如何生活。我试图这样做,但是不知道有没有成功。我经常向你们传递这些讯息,是不是?

《母亲作品集》第7卷《母亲与弟子的问答录1955年》第142-143


*


        从普通的观点而言,大部分情况下,通常是恐惧为一切传染病打开了大门。可能是心智上的恐惧,精力体的恐惧,但常常是身体的恐惧、细胞之中的恐惧。那些稍有自制力的人或出于生而为人的自尊可以去除心智上的恐惧。精力体的恐惧更为精微,需要更强大的自制力。但是身体的恐惧需要真正的瑜伽来消解。身体的细胞害怕任何不舒服的、痛苦的感觉,只要有任何不适,哪怕并不严重,身体的细胞也会焦虑,它们不喜欢不舒服的感觉。要克服这种恐惧,需要用自觉的意志力来控制。通常是这种恐惧为疾病打开了大门。

        我现在谈论的并非前两种恐惧,任何想要有尊严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必须克服这两种恐惧,因为那是懦弱。但是身体的恐惧更难克服。如果身体没有恐惧,即便是最凶猛的病毒袭击都能被击退。如果一个人对身体有一丝掌控,就可以减少被影响的程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有了免疫力。正是身体细胞的恐惧和颤抖加重了所有的病情。

        有些人天生就免于身体恐惧之苦,他们的精力体保持着足够的平衡,不担心、不恐惧,肉身之内有自然的和谐韵律,这让患病几率自然而然地降到最小程度。另一方面,也有些人总是遇事不顺,怎么糟糕怎么来,有时候还会演变为灾难。什么样的人都有,也很容易看见这样的例子。前者有一种喜悦的生命节律,足够和谐,能够抵抗外来疾病的侵袭;后者根本没有这样的状态,或者不够强大,取而代之的是恐惧的颤抖,那种本能的痛苦,将最小的不愉快接触转变为痛苦和有害的情形。

        有人遭遇最恶劣的传染病和流行病却安然无恙,有人轻易便中招生病,什么样的人都有。所以很自然地,这取决于每个人的情况。

        一个人一旦希望通过努力取得进步,这取决于他对自身的驾驭能力。当身体顺服于更高意志时,就自然能够获得免于一切疾病的抵抗力。

        当一个人可以不再恐惧,他几乎就是安全的了。比如说,流行病,或者目前肆虐的所谓的流行病,99%都源于恐惧。而这恐惧又被媒体报道和无用之谈渲染成为心智恐惧最为糟糕的模样。

《母亲作品集》第9卷《母亲与弟子的问答录1957-1958年》第122-123


*


        一个人会因为恐惧得病吗?

        会的,我认识一个人,因为极度恐惧而得了霍乱!他的邻居染上霍乱,他太害怕了,也得了霍乱。根本没有其他致病因素,纯粹是因为恐惧。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在流行病爆发期间,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得病的。恐惧打开大门,你就会染上疾病。那些心无恐惧的人可以随意走动,通常都会安然无恙。但是,仍然像我之前提到的[1],你的头脑里没有恐惧,甚至精力体里也没有恐惧,但是谁的身体里没有恐惧?……这样的人少之又少。

        需要严格的自律来疗愈身体的恐惧。细胞本身在颤抖。一个人唯有通过自律和瑜伽才能克服这种恐惧。但恐惧的确可以让一个人得任何疾病,甚至会引来事故。所以你看,从某种程度而言,世间万物都会传染。我认识一个人,他看到了另一个人的伤口,自己也因恐惧而受伤。他真的有伤口了。”

《母亲作品集》第5卷《母亲与弟子的问答录1953年》第166-167


*


母亲谈流感大爆发(西班牙流感)

        整整一百年前,在全球范围内有五亿人感染流感,夺去了五千万至一亿人的生命。

        我有两次这样的经历,一次在特莱姆森,一次在日本。那时候流感大爆发,源于战争(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流感,通常都是致命的。人们通常三天后得肺炎,然后“噗”!没命了。在日本从未发生过流行病(这个国家的民众对流行病一无所知),所以(疾病来袭时)他们措手不及。这是理想的孕育病毒的温床:人们毫无防备,每天死亡人数数以千计,太不可思议了!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不戴口罩都不敢出门。

        然后有个人问我——我不想透露他的名字,“这是什么病?”我回答道,“最好不要去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要想?”他说,“非常有意思!我们必须找到答案。至少你有能力找出病因,不管它到底是什么。”

        我真够笨的,当时我正要出门。我要去拜访一位姑娘,她住在东京市的另一端(东京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从一端到另一端挺花时间的)。我没什么钱,没法开车去。我是坐电车去的。这个城市充满了恐惧!你看,我们住的房子四周是个大公园,是与世隔绝的,但是城市的氛围糟糕透了。那个问题——“这是什么病?”自然就置我于疾病魔爪之下,带着这个传染病,我回到了家。我是肯定会被传染的,肯定会发生的!(笑声)带着传染病,我回到了家。

        就像脑袋挨了一闷棍——我彻底蒙了。他们请来了一位医生。当时整个城市都没有药了,根本没有足够的药物供人们使用,但由于我们被认为是重要人物(!),医生还是带来了两个药片儿。我对他说,(大笑)“医生,我从来没有吃过药”。 “什么?!”他说,“搞到药片是很困难的!”“问题就在这儿啊,”我回答道,“药片对别人会非常管用!”

        然后,然后……突然(当然我当时躺在床上,发着一级高烧)突然之间,我感觉被附体了,——真正的灵魂出窍,把我从身体里推出去——我很清楚。我知道,“完了!如果我抵抗不了,这就是我的结局。”所以我开始观察,我看到附体的那个亡灵的脑袋被炸弹炸掉了一半,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依附于任何能吸附的身体来吞噬生命力。

        每一个这样的亡灵(我看到了一个,在我身体之上干他的“活”!)都是无数死难者中的一员。每一个都散发着肉体腐烂、十足瘟疫的味道——这种味道到处都是。这就是引起疾病的原因。

        如果你只是受这种氛围的影响而生病,你还会恢复健康。但是如果附体的是那种只剩下半个脑袋、或半个身体的灵,生前被残忍杀害,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在试图依附于某个身体来延续自己的生命(这使得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染上疾病,蜂拥而至,成为传染病),恩,如果附体的是这样的灵,你就没命了。三天之内失去性命,有时候更短,只需一天。

        所以当我看见并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积聚全部的神秘的能量,全部的神秘的力量,然后……(母亲把拳头往下重重一捶,仿佛要强行进入自己的身体)我发现自己回到身体里,躺在床上,神志清醒,一切结束了。结束的不仅仅是我的病情,我还安静地呆着,开始清理空气中的……。我亲爱的孩子 ,从那一刻起,再也没有新增病例!太神奇了,连日本报纸都做了报道。他们不知道是什么阻止了病情的蔓延,但是从那天起,从那天晚上起没有新增一例患者。人们慢慢地恢复了健康。

        我把这个故事告诉了一个日本朋友,当时我们住在他家。我告诉他,“这场疾病是什么?是战争后遗症。它是这么发生的……那个亡灵因其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很显然,事实是我转而与其抗争并击退了他的攻击(即驱散了引发疾病的形构)。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得需要非同一般的强大力量!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几位朋友,这几个人又告诉了他们的朋友,之后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故事。整个城市还送来了全体市民对我的感谢,感谢我的介入。但整件事起源于这个问题,“这个疾病是什么?你是有能力找到答案的,不是吗?”(笑声)去吧,去得病吧!

        但那是一种完全瘫痪的感觉,成为某个东西的猎物,完全动弹不得,不能……我人已经不在身体里了,你明白吗?我对身体无能为力。当我能够扭转局面,就有种解脱的感觉。

        当时我高烧得厉害,后来一点点退下去了。几天之后,我彻底痊愈了。我甚至当即就几乎痊愈了。

        就这样咯,我亲爱的孩子。

《母亲的议事录》第4卷第74-75


*


母亲谈振动和健康

1951年3月14日

        现在每一个人甚至连药业公司都开始逐渐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卫生措施仅仅在人们对它们有信心的情况下才能有效用。就拿流行病作为例子。许多年前,这里曾经爆发过霍乱——情况很糟糕——但医院的首席医务官是个精力充沛的人:他决定给每个人都接种疫苗。当他让打好疫苗的人离开时,他会告诉他们,“现在你们已经打过疫苗了,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但是如果不打疫苗,你们肯定会死!”他是用极其权威的口吻说出这句话的。通常情况下,这种传染病会持续很长时间,难以控制。但在大约15天的时间里,我记得是,这位医生成功地控制了疫情;无论如何,结束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但是他的心里很清楚,接种疫苗产生的最佳效果是它给人们带来了信心。

        现在,就在最近,他们发现了另一种东西,我觉得棒极了。他们发现,对每一种疾病而言,都有一种微生物可以治愈它(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它叫做微生物,反正是某种细菌)。但不同寻常的是,这种“微生物”极具传染性,甚至比引发疾病的微生物更具传染性。它通常在两种情况下传播:一种是那些天生就有幽默感和精力旺盛的人,另一种是那些对恢复健康有强烈意愿的人!突然他们感染了这种“微生物”,然后就被治愈了。令人惊奇的是,在流行病期间,如果有一个人被治愈了,另外三个人会马上康复。这种“微生物”存在于所有被治愈的人身上。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人们以为是微生物的这个东西,只不过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振动或意志在这个物质世界的呈现。得知这些医学发现时,我对自己说:“确实,科学正在进步。”我们几乎可以更有理由说:“物质在进步”,它变得越来越能够接受更高维度的意志。如果你深究事物的根源,会发现在科学中被解读为“微生物”的东西,其实只是一种振动模式;而这种振动模式是物质世界对高维意志的解读。如果你能够把这种力量、这种意志、这种振动(随你怎么叫它)带入到特定环境中,它不仅会作用于你,而且可以通过传播在你的周围发挥作用。

《母亲作品集》第4卷第209-210


[1] 请参阅《母亲与弟子的问答录1929-1931年》1929年5月19日的谈话内容。


Download 室利·阿罗频多和母亲谈流感与流行病_Sri_Aurobindo_and_The_Mother_on_Influenza___Epidemics(中英文).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