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updated: 25 May, 2022

黎明之城、圣母殿与宗教 Auroville, Matrimandir and Religions

室利·阿罗频多[1]谈宗教

  我必须说明,我根本不想向未来的人类传播任何宗教,无论是新的还是旧的宗教。我在做的是开拓出一条仍然封闭着的道路,而不是要创立一种宗教。

    (室利·阿罗频多著,《关于瑜伽的信件》第139页)

 

(室利·阿罗频多的)目标不是要发展任何宗教,或者合并旧的宗教信仰或创立任何新的宗教——这些事情会远离他的核心目标。他的瑜伽的唯一目的是内在的自我成长,每一个人由此发现一切事物中存在着的唯一真我,并进化到超越头脑的更高意识,发展出灵性意识和超心思意识来转化人性,使之具足神性。

      (室利·阿罗频多以第三人称撰写)

 

  精神生活(adhyatma-jivana)、宗教生活(dharma-jivana)和普通生活(道德是其中的一部分)有很大的区别。一个人必须知道他渴望过哪一种生活,而不能将这三者混淆在一起。

  普通生活是具有普通人类意识的人过的生活,他们与自己的真我和神性分离开来,受制于人类共同的思维、情绪和身体习惯等无明的法则。

  宗教生活是同样无明的人类意识活动,正在(试图)向神性转变,但尚未了悟真知,在盲从于某个教派刻板的教义和信条,相信其声称找到逃离地球意识的束缚,让人进入幸福天国的出路。宗教生活可以是进入精神生活的第一步,但通常只是在一系列仪式、典礼和修法,或是在固有的念头和形式中打转而没有任何突破。

  精神生活则相反,它直接从意识的转化开始,即从与真我和神性分离、无明的普通意识转化到更伟大的意识,从中发现真实的自我,并首先与至上神性建立直接、鲜活的连结,然后与神合一。对于灵性追寻者来说,这种意识的转化是他寻求的唯一要事,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室利·阿罗频多著,《关于瑜伽的信件》第137页)

 

  ……我不相信广告,除了书籍的广告等,我也不相信宣传,除了政治和专利药品的宣传外。对于严肃的的工作来说,这是一种毒药。广告和宣传要么阻碍事物的发展,要么使其很红火——这两者都会是一种消耗。它们让事物发展到巅峰,接着任由其变得毫无生机,在无滋养的高处破碎,无所着落——或者,它们会掀起一场运动。对于像我所做的工作而言,一场运动意味着开创一个门派、教派或其他的无稽之谈。它意味着成千上万的无用之人加入进来破坏工作,让其沦为一场自命不凡的闹剧,降临的真理会变得隐秘而沉寂。这就是发生在“宗教”上的事情,也是他们失败的原因。

(室利·阿罗频多给迪利普·库玛·罗伊[2]的信件,日期1934102日。《关于自身》,第375页)

 

  信件由母亲[3]1971130日发给黎明之城,由于黎明之城居民对宣传都存在错误的想法。

 

母亲谈宗教

  但是,生活在黎明之城的人须志愿服役于“神圣意识”。

  这是对位于黎明之城中心的圣母殿的诠释。圣母殿代表“神圣意识”。在这里没有明确表述,但事实如此。

(母亲于196827日口头点评《黎明之城约章[4]》)

 

  数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发展生活的外在手段、仪器和技术——到最后这些手段和技术正在摧毁着我们。新人类的标志是逆转视角,认知到内在的方式、真知、技术可以改变世界、主掌世界而不摧毁它。

  黎明之城正在探索形成新的生活方式。它是一个加速进化的中心。在这里,人必须通过内在灵性的力量开始改变他的世界。

《母亲的议事录》,196883

  

  让它不要变成一种宗教。坚决不要!

(母亲于19691231日口述)

 

  我们想要真理。

  大多数人将他们想要的标榜为真理。

  黎明之城居民必须想要真理,无论它是什么。

  黎明之城是为那些想要过本质上神圣的生活,但是放弃所有宗教的人们准备的,无论是传统宗教还是现代宗教,无论是新宗教还是未来的宗教。

  只有通过体验才能认识真理。

  人不应该谈“至上神性”,除非他有了体验。

  先体验至上神性,只有这样你才有谈的资格。

  对宗教的客观研究将会是研究人类意识发展史的一部分。

       宗教是人类历史的组成部分。在黎明之城,我们将研究宗教——不是作为人应不应该遵奉的宗教信仰,而且作为人类意识发展进程的一部分来研究它。这一进程应该引领人类走向更高的觉悟。

 

˹˹黎明之城项目

经由体验至高真理做研究

活出神圣的人生

但是,没有宗教˼˼

 

我们的研究将不是通过神秘的方式去探寻,而是希望在生活中发现至上神性。并且,只有通过这种发现才能真正实现生命的转化。

197052

 

  所谓的宗教,即代表人们必须绝对信仰的唯一真理的任何世界观或宇宙观,并且通常宣称这一真理是证悟的结果。

  大多数宗教肯定神的存在,并立下了服从神需要遵循的规则;但也有一些无神论的宗教,比如社会政治团体,它们以理想或国家的名义,要求别人同样地遵守它们定下的规则。

  自由地寻求真理,自由地沿着自己的路径接近真理,这是一个人的权利。但每一个人必须知道他的发现仅适用于自己而不能强加给别人。

(母亲的讯息,1970513日)

 

  ……它就像力量,黎明之城的核心力量,黎明之城的凝聚力……

                                                                 (母亲于197072日口述) 

 

  圣母殿将会是黎明之城的灵魂。这一灵魂居所越早建成,人们就能越早受益,对于黎明之城居民来说尤其如此。

 (母亲于19701115日口述)

 

  关于圣母殿:在印度,创造——即宇宙母亲-造物者的工作——数个世纪以来一直被视为与神性背道而驰。室利·阿罗频多的昭示/教导是:至上神性必须在物质中得以彰显。他主张将宇宙母亲理解为造物者。

  圣母殿在此是为了教导人们——要实现神圣的人生,不能忽略或逃离这个世界。圣母殿必须成为这一真理的象征。我不希望它成为一种宗教。我全力拒绝!我们不想要任何教条、原则或仪式。坚决不要!坚决不要!”

  问:我们为何建造圣母殿?

  对于绝大多数印度人而言,这没有解释的必要,他们能从自身的成长背景得知。对于西方人和美国人,一百万个人中有一个人能够感觉到有必要(建造圣母殿)。

  问:力量会更多地集中在圣母殿吗?

        这股新的力量无处不在,在这个房间里尤其明显。你感觉到它了,对吗?在这里,这股密集的能量足以创造奇迹,但却少有人能够感知得到。室利·阿罗频多和我将这股力量集中在整个城镇[5]。它就像香水一样弥漫开来,可以非常具体地被感知到,但你必须有能力感受它、接受它。然而,这不是人们想要看到的奇迹。要让他们相信——他们需要具体的证据,否则他们就会否认。建造圣母殿,放上室利·阿罗频多和我的标识以及悬空的球体。我一定会让它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能量中心。只有那些有这种感知力的人才会感受到它的存在。

罗杰·昂也[6]19717月一次与母亲谈话后的记录



[1] 室利·阿罗频多(Sri Aurobindo)简介请点击这里阅读。

[3] 母亲(The Mother)简介请点击这里阅读。

[4] 黎明之城约章:The Auroville Charter。您可以登录黎明之城官方网站中文网页下载阅读中英文版。

[5] 译者注:印度南部城镇本地治理(Pondicherry)

[6] 罗杰·昂也(Roger Anger, 1923-2008):母亲指定的黎明之城圣母殿和城区规划建设总建筑师。



Download 黎明之城_、圣母殿与宗教Auroville__Matrimandir_and_Religions(中英文).pdf